首页 > 古代 > 权倾天下之魅皇妖后 > 

情殇

第1章 情殇

武英年,浩瀚大陆开国年间,四国鼎力。沧溟是四国之首,而曼罗、临月、北越则是野心勃勃。

四国都想统一天下,权倾天下谁不想,四国虽然友好,可是暗地里却波涛汹涌!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二十余年。

开国年间本该是曼罗国位居四国之首,可是曼罗君主却因爱上一位女子。为女子失去了四国之首的位子。而民间流传那位女子是狐妖转世、魅惑三国!她一笑倾城、不笑倾国!

有人说她曾经是沧溟皇最喜爱的皇妃,他们青梅竹马!可是沧溟皇为了大业放弃了她,把她转送给曼罗君主!

也有人传出北越君主只因一眼就爱上了她。然而之后不知为了什么出了家。他说:愿为你一生了断红尘,只愿来生你能看我一眼。

在这场爱情追逐站中,到底是谁输了谁的情。又是谁得了谁的心。

武英三年,沧溟国皇城里一片肃静。此时的梦幽殿里坐着一位身穿白色纱衣,宽大裙幅逶迤身后,显得她如出尘的仙子那么柔美那么耀人。

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髻,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随意点缀发间,让墨玉般的秀发,更显柔亮润泽。

巴掌大的瓜子脸上一双妩媚迷人的丹凤眼在眼波流转之间光华显尽,未施粉黛的皮肤显得吹弹可破,樱桃红唇却是想让人一亲方泽!

她就是魅惑三国的女人蓝梦幽!而她的确有祸国殃民的资本……

而此时的她却是愁云满天!因为皇甫钰把她抓来一年了。

当年她还在曼罗国时,那天小白给她喝了一碗燕窝之后她就休息了。而之后就昏昏沉沉,连眼皮都睁不开。

突然感觉身体里相似一团火在烧。直到有感觉有人在亲吻她,她才感觉那团火在渐渐熄灭。

紧接着衣衫也被人揭开,身体里有虽有着异样闯入。但是她能感受到他的温柔,他的怜惜。

她承受着他的占有,这场欢爱耗尽了她唯一的体力,在昏迷前她还眷恋着小白的温柔。

一场适当的欢爱让她精疲力尽。醒来时却发现已经在沧溟了。

她很奇怪!明明自己在曼罗的皇宫,为何却在沧溟国?当她见到皇甫钰问他为何时,却闭口不谈!而且还过分的封她为妃!

她哭过闹过,可是皇甫钰都不为所动。甚至软禁了她。让她与外界直接断了联系。她搞不清为何事情会变成这样?小白为何没找她?

而这时的她又怀孕了。这孩子是小白的!她没有告诉皇甫钰,而是使计用宫女替代了她去侍寝!不然以他的性格怎么留下这个孩子。

可是一年了,白枭找为何没来找过她!她可是想他了,很想很想!

白枭你在曼罗可有想我?我们有孩子了!我给他取名叫莫离!就是永不分离!小白!快来寻我可好?

“娘娘……娘娘……”出神期间一位面容清秀的婢女冲冲跑来有事禀告。

“我说了我不是你们的娘娘!”蓝梦幽转头皱起眉头不耐烦的看着这个丫头!

“是!娘娘……哦,不是,夫人。曼罗国君主在城外的断情崖向皇上发起战帖……”雪莹看着面前倾国倾城的女子就算皱起眉头也是另人怜惜。

那么美的女子难怪曼罗君主和皇上为了她大动干戈,这女子值得!

“你说什么?”蓝梦幽错愕了,连她自己都说不清的情绪。一年了,小白!你终于来寻我了吗?可是为何是向皇甫发战帖?而不是……

颤抖着的手扶着桌沿起身。雪莹连忙去扶着她“雪莹,说清楚!”

“是夫人!今天皇上早朝刚下没多久,曼罗君主就派人向皇上下了一封战帖。说……”

雪莹看着眼前明媚的女子,欲言又止。那么伤人的话她怎可说出口!曼罗君主还说爱夫人,他的爱也不过如此……

“说吧!”蓝梦幽闭上眼睛还是忍不住想知道他说什么!

“曼罗君主说……说让皇上交出蓝梦幽,那个女人不配活在这个世上,你让她来勾引我没想到我却是对她上了心。我该说是她太会演戏还是我太傻……她必须要为她所做地事情负责,请沧溟皇把蓝梦幽交给我!”

什么?小白说的都是什么?为何会如此说我?断情崖?皇甫软禁我了我要怎么出去?我必须解释清楚……擦干眼泪转身向殿外奔去“夫人……”

“娘娘留步。”

刚刚走到殿门口就被看守的两人拦下。正想硬闯时一道温柔的女声传入在座的每个人的耳中!

“妹妹这是干嘛呢?身子还没好就出来吹风?皇上若是知道了该着急了!”

来人身穿一身金黄色云烟衫,衫上秀着栩栩如生的凤凰、这象征着女人至高无上的权利,这也是大多数女人想要的地位!逶迤拖地同色的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

云髻峨峨,戴着牡丹花式的金步摇,脸蛋柔美清秀,眼神撩人心怀。气质雍容贵气又带点傲气。

她身后跟着八名侍女,这庞大的的阵势不是皇后又是谁。

“我!”蓝梦幽欲言又止!这个皇后她还是有点惧怕的。

“怎么了?那让本宫陪你聊聊天?如何?”左雨微笑了。

本宫怎会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呢!若不是本宫派人散播消息你岂会知道白枭来沧溟向皇上发战贴!

“外面风大,妹妹还是先随我进去吧!有什么事进去说”说完亲密的拉起蓝梦幽的手向正厅走去。

到了正厅身后的婢女关上门,在门外候着。而左雨微拉着蓝梦幽到了大厅,突然甩开蓝梦幽,蓝梦幽被她一甩差点摔倒,目光不解的看着左雨薇。

“蓝梦幽你还真是祸水啊!皇上为了你居然只带了贴身侍卫去应白枭的战帖!呵……”左雨薇直接无视她不解的目光。

不在人前,左雨微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后。在蓝梦幽面前她是悲催的!她是嫉妒的。

“你想说什么!”

“他们这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蓝梦幽你希望谁死谁活呢?”

“你到底想说什么?”

“蓝梦幽,本宫听说一年前白枭中毒了,昏迷至今。而后醒曼罗却国内忧外患,城池一连失去四座,连他最爱的女人也失踪。可恰巧他知道了沧溟皇现在的宠妃就是他爱的女人,而且还生了孩子。你说白枭会怎么想呢?嗯?”

蓝梦幽你们都痛苦吧!你们给我的痛岂止是这样!你明明爱白枭为何还要回来?为什么!

“你说什么?中毒?四座城池?怎么会……”

为什么一切都变成这样皇甫你到底利用我什么?

“帮我出宫。”

“本宫凭什么帮你?”左雨微挑眉看着蓝梦幽,目光阴厉。

“说出你的条件!”聪明的她岂会不知她是有目的的……

“妹妹还真是了解本宫啊!既然知道本宫会和你提出条件,那不如妹妹再猜猜本宫要什么吧?嗯?”左雨薇越过蓝梦幽坐到主座上,看着自己的双手,毫不在意蓝梦幽此时的想法!

而蓝梦幽岂会猜透她的想法,她是靠着家族的权势坐上皇后之位,皇甫钰又不爱她,那她到底要什么?蓝梦幽突然脑中一现!她居然要的是离儿!

“你放肆!离儿是我的命,我怎可交与你!”

“本宫就是要你的命!你的孩子给本宫,本宫可以给他你给不了的。而且能让他一生繁华。你呢?你能给他什么?他是皇上的骨血我自当亲生的。聪明的你赶紧答应本宫!本宫还能助你出宫,不然有的事你就赶不上了!”

“……”

“对了、听说白枭的毒还没完全解开,你说他能不能有命等到你呢!哈哈……”

“好!我答应你!”

“妹妹真是识趣,那就告诉本宫你的儿子在哪里吧?”说来也奇怪,两个月前自从蓝梦幽生下孩子就没让皇上见过孩子。除了她自己谁也不知道那个孩子在哪!

蓝梦幽目光涣散,她怎会不知道左雨薇的想法,可是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和小白解释。

而莫离、等着娘亲回来接你……

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它仿佛也知道有事发生。这样的天气让人难受。

而此时城外的断情崖边两对人马分部在崖边!两边四位随从各自站在自家主人的身后。

此时另外两道修长的身影真在对峙着。一位身着雪白锦袍,锦袍上秀着的竹叶花更是显得他身份不俗!

举手投足间也透露着他的尊贵之气!如黑色丝绸般的长发只用了一只白玉簪挽起,与他的服饰形成鲜明的对比!他的背脊挺直,感觉蕴含着巨大坚韧的力量。

一双如琥珀的眼睛含着愤怒看着对面的男子,略薄的嘴唇慢慢开启吐出的话语却是那么冰冷!

“朕让沧溟皇带她过来,沧溟皇为什么没有带?难不成沧溟皇有心让朕难堪吗?”

“曼罗君为何苦苦相逼呢?幽儿本是朕的妃子,我为何迎战要带着她!曼罗君真是说笑了!”

他穿着黑色的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即使一身黑衣也掩不住他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的王者气势。

英俊的五官如雕刻般,棱角分明,深邃目光,让人想要近一步探索。

“可是沧溟皇好像已经把她送给朕了!”

“那又怎样?她现在照样是朕的女人!”

“她背叛了我!你必须把她交给我!”

“背叛?我记得,你也是用同样的方法把她送到了别人的床上。让你自己的计划更好的实施。可是世事无常,你中毒了。错失四国之首的机会!你说背叛?你和幽儿谁才是真正的背叛?可是她爱的你却是如此对她!你猜幽儿若是知道了她会如何?”

“你闭嘴!”皇甫钰的一番话让白枭面红耳赤。

想到当初的事他后悔莫及。皇甫钰你是因为那件事才把她接回来的吧?可是她还不知道!不是吗?

“我不会让她知道的!我想见她!”

“朕的妃子曼罗君说见就见吗?”

“朕记得和她都已经坦诚相见过了,这有什么不能见的!”

“白枭你放肆!”皇甫钰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这件事情!他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把她送到了白枭的榻上!

白枭听了他的话感觉可笑至极,转而冷笑道:“皇甫钰!你利用她夺走我国的四座城池,难道你就没想过我也会利用她夺走你的沧溟国吗?毕竟她现在爱的是我!”

爱我?呵呵…原来我连我自己都不能确定了!梦幽,为了你我不和皇甫钰争夺四国之首,可是你却让我失去了最重要的四大城池!你让我的子民如何看待我?又让你自己至于何地?

“白枭!”白枭的这话让他忘不了他自己犯下的错误!

皇甫钰说话期间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剑,语出剑出!手中的剑直指白枭!

白枭看着皇甫钰,感受着空气中带着凌厉的剑气,抿唇冷笑!直到剑离他只有十公分处,他使用轻功飞身跃起!空中立刻多了一道白影,白枭飞身前去从手下里接过长剑落地。

“你们都退下!”

两道霸道而张狂的话语让人不寒而栗!说完白枭就侧身往皇甫钰的面门刺去!皇甫钰暗惊,手中长剑反转。

“噌……”两支长剑相碰擦出火花!空旷的山崖上因被剑气所迫尘土飞扬!白枭顶着剑气疾步上前,拨开皇甫钰的长剑。抬手就是一剑往皇甫钰的胸口刺去。

皇甫钰侧身躲开,随即一脚如影随形撩向白枭的腹部,白枭身躯一闪,避到皇甫钰身侧,两人同时闪出腕中的剑光如霹雳一般疾风飞向对方所在的风中,只听得那破碎一样的寒光闪过他们的面前。

皇甫钰转手臂,那剑竟然在他的指间旋转起来,搅动那满天的尘土。而白枭则松开手,用真气一震剑端,破解了皇甫钰的攻击。

他们两人再次不约而同的纷纷跃起,在尘土之间跳跃,两道身影一黑一白,来来回回!这时两人的剑气都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打斗已经耗尽了他们的体力,更何况白枭的体内还余毒未清!

白枭突然一震,猛的收回功力,嘴角溢出的嫣红刺痛了他的心!皇甫钰则是定定地站着,冷漠地看着白枭!心情大好。

“白枭,就算她爱你我也不会让她回去你身边!因为你不配!”

“配不配不是你说了算的?”

“是吗?白枭,你的自信到底是谁给你的?”

“她对我做的事她必须得付出代价,她背叛了我!”

“背叛?小白你还有资格说这个词吗?”

突然一道娇莺初啭的话语传入所有人的耳中!听到熟悉的温柔细语的两位男子同时看向来人!

一身白衣的她如刚下凡的仙子般明媚照人,那张风华绝代的脸上已是泪痕满面。光华显尽的丹凤眼里以看不清是什么情绪!

她什么时候来的?这是两位王者此时共同的想法!

“小白!你说我背叛你。我现在来了你想把我怎么样呢?”忍住眼中的眼泪。

蓝梦幽勉强自己露出微笑,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狼狈。可是那一抹微笑刺痛了深爱她的两人的眼睛!

蓝梦幽看着眼前两年未见的人,满心忧愁!他瘦了,也白皙多了!

她刚刚借助左雨微的帮助出了宫。马不停蹄的赶来断情崖。可谁知半路上那马却停着不肯走,害的她走路到崖顶!看到他们的贴身侍卫她不许他们惊动他们!

可是当她满心欢喜想叫小白时他们对话丝毫不差的传入她的耳朵!当时的她崩溃了,她觉得自己被两人男人玩弄在手掌中!他们一个个说爱她,可是他们的爱却是不济!他们都是自私的!

白枭把她送给人过?可是为何她自己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为何皇甫也知道?

为什么……白枭、皇甫钰你们把我当什么了?你们一次又一次的把我送出去可有想过我?难道就是因为我是蓝梦幽吗?我是该为我自己高兴还是悲哀?

白枭看着两年未见的人儿,看着那张思念了那么久的面容让他的心隐隐作痛。

听到从她口中喊出的小白让他心里百转千回。以前他爱死了她叫他小白的模样,总是在她身上索要无数。

可想到她也在皇甫钰身下的样子他可觉得恶心,他们还有了孩子。这让他如何再能接受。如今听着她叫着小白却是如此刺耳。

“朕的名讳岂是你叫的!”

“是啊!向我这种人尽可夫的女人怎可叫曼罗君主的名讳。蓝梦幽放肆了!”蓝梦幽微微俯身行了一礼,抬头与白枭的眼睛对视!

“朕……”白枭看着如此温顺的她心里却不知如何对她!

“皇甫钰,你把我接回沧溟是因为你知道他像你一样把我送到别人的塌上是吗?”

不理会白枭的目光,蓝梦幽转身看向皇甫钰,那个和她青梅竹马的男人!曾经他也是把她送给白枭,目的是要曼罗的两座城池……

“幽儿……”看着她充满仇恨的眼睛,他知道她一直介怀着那件事。皇甫钰想说的话此刻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是!”

“是谁?”

“宫宇轩!”

蓝梦幽听到宫宇轩三个字浑身颤抖,想到那个如阳光般的男子她心痛了。那是从未有过的心痛!

一年前的一天她无意中听到宫人说北越皇出家了!那那一晚是宫宇轩?那离儿岂不是?

蓝梦幽如木偶般机械的转身看着白枭“白枭!你知道这一刻我有多想杀了你吗?”

白枭看着曾经总是对着自己撒娇的女子。如今满眼恨意的他。

他慌乱了,可是他不能!就算再爱也不能失了天下,这次同样的错误他决不能在范!

“蓝梦幽,要杀也是我杀你!”白枭说着举起还未放下的剑!直指蓝梦幽!

蓝梦幽看着指着剑的白枭,她笑了!那一笑连天空仿佛都明亮起来。不似刚刚的灰暗!款步姗姗的走向剑尖。

皇甫钰大惊,立马上前拉住她“幽儿,你疯了?他要杀你你还送去给他杀吗?”皇甫钰突然害怕这样的她。生怕一眨眼她就不见了。

蓝梦幽没有理会皇甫钰的话拿开皇甫钰的手,直直的看着拿剑对着她的白枭,冷笑道:“白枭,你想杀我吗?你凭什么?凭我出卖你?凭我下毒害你?凭我让你失去四座城池吗?”

“我从来都不知道你是那么的在乎权势。你想天下统一你觉得可能吗?像你们利用女人换来的江山你们觉得能保住多久?”

“皇甫,你为了两座城池把我送给了白枭。转而又利用我在曼罗国让曼罗国内忧外患,流言满天!”

“而你白枭为了得到更多,所以那天给我喝了燕窝把我送给了宇轩。你明知他有多爱我,所以你和他提了什么要求?嗯?”

“再是你皇甫又给白枭下了毒,让他昏睡。接着就是在曼罗群龙无首的时候攻下了曼罗的四城!之后你就把我接回沧溟!”

“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在赌!在赌白枭对我的爱。你让我做了替死鬼。如果白枭够爱我他一定会把我要回去!而你又可以名正言顺的和他开口索要你需要的东西!”

“而白枭你!你肯定也想到了他的想法,所以现在的你一定会想办法杀了我!你们说是吗?”

两年的勾心斗角却被她那么风轻云淡的给说了出来。皇甫和白枭却是连愧疚都没有!只是很平静的看着她!

“梦幽,你做为可以魅惑三国君主的女人你应该很自豪!”白枭丢掉了手中的剑。上前单手扶上她风华绝代的娇容。

“就是因为我这张脸吗?”蓝梦幽苦笑“幽儿你的容颜的确可以让天下人为之倾倒。”

“是吗?难道这天下对你们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不惜付出任何代价?”蓝梦幽仿佛在自嘲,也在为自己悲哀!

三人形成三角形站立,中间站立风华绝代的女子。左边是温文尔雅的白枭,右边是放荡不羁的皇甫钰。如此美好的女子却他们两位王者失了心!

蓝梦幽慢慢离开他们的周围,脸上带着惨淡的笑容。她缓缓走到崖边看着深不见底的崖底。

皇甫、白枭!我蓝梦幽不是心胸宽大的女人!你们利用我、让我人尽可夫。我该说你们太假还是我太用心?

身后的他们看着崖边那一抹单薄的身影,突然感觉好心疼!他们感觉就要失去她了!这种感觉那么真实……

蓝梦幽默默转身看着两位曾说爱她的男子。

轻启红唇:“皇甫我恨你!恨你把我推向白枭,我恨你利用我!我恨你不曾在乎我!我恨你一次又一次的利用我!白枭,我也恨你。我恨你让我爱上你!我恨你对我太好,我恨你宠我,我恨你利用我!为什么你们都在利用我?为什么!”

忍了那么久的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抬手拭去,可是却怎么也擦不完……

“魅惑三国吗?哈哈哈……你们想要天下统一吗?我不会让你们如愿的,不会的……我要让你们都愧对于我!”

蓝梦幽随即抬手拔下头上的珠钗往脸上划去!甚至没有人看清她是怎样动的手!

“幽儿!”

“梦幽!”

片刻间原本风华绝代的娇容上已经面目全非,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显的她到底有多痛恨这张脸!

脸上的伤痕让别人已经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有那一双带着恨意的眼睛!手上的珠钗上还残留着温热的血。

血滴落在土地上,那声音敲碎了皇甫钰和白枭的心!

“你们越是在乎的我越是不会让你们如愿!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我也会恨!”

蓝梦幽说完在他们面前一步一步退往崖边,白枭和皇甫钰以意识到她的想大快步奔到崖边。

可是眼看着那一抹白色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她就像一只折了翅膀的蝴蝶,慢慢坠落!白枭伸出的手抓住的只有那还残留着她香气的空气!

“不……梦幽。”

“幽儿……”

梦幽!对不起!对不起!天知道那次我比你难受!梦幽我爱你!如真的爱你!果能重来哪怕是付出天下我都不愿失去你!这是白枭昏迷前唯一的想法。

“给朕把梦妃找回来!”皇甫钰这一刻感觉自己就要窒息了,心痛的无法言语。当初把她送出之际也没有如此。可是如今失去了,他知道他真的错了。

如此聪明的幽儿选择了最残忍的报复。这样他们就再也不会忘记他们对她所做的事……

幽儿,如果有来生!定会与你携手一生。

人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可是失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因为这世上没有如果。

爱情里谁的心够狠谁就能走的远!爱情里谁先动情谁就万劫不复。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