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权倾天下之魅皇妖后 > 

皇甫莫离

第2章 皇甫莫离

英武九年沧溟国攻打曼罗国边界洛城、豫城两大国城。曼罗在无计可施之下拉拢北越抵抗沧溟国30万大军!

这场战役毫无疑问沧溟国胜,沧溟在这场战役中大胜使皇甫钰统一天下的目标又近了一步!可是正当皇甫钰要继续攻打曼罗时,他却不知为了什么而停了下来。

据说是因为他最宠爱的皇子皇甫莫离和沧溟当朝宰相凌云的公子被曼罗所擒!

英武一十年,曼罗收复洛城、豫城。转而拿下沧溟最边界的海城。

北越国因北越君出家国不可一日无君,所以由宫宇轩的儿子宫夜登基!因年岁不大,对朝堂之事不明,又因为太上皇宫宇轩答应曼罗做为曼罗的附属国,导致北越国日渐衰弱!

转而由宫宇轩的弟弟把持朝政。说白了宫夜只是个傀儡。

英武一十五年北越国宫夜夺回大权,据说他夺回大权的那一夜死了近200人!在宫夜的带领下北越日渐昌盛。但还是曼罗的附属国。

英武一十九年一个名叫水蓝宫的组织横空出世。它的出现打乱了四国之间五年的平静,据说这个组织内都是女子。

她们有魅惑人的本事。更是能用乐器发出的声音杀人!她们会接手一些杀人的生意,当然只要你出的起价格。

而且她们必定成功!也听说的宫主是一位美的不可方物少女子!她的面容没人看过。也没人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她的代号是梦!

与此同时江湖上也出现了暗门的组织。它不像水蓝宫那样出名。但是它很神秘,没人知道它里面有什么人,也没人知道领导人是男是女。总之它是一个迷!

英武二十三年十月初冬。

此时的沧溟国皇城内繁华的街道上一辆金碧辉煌的马车正在往皇宫方向行驶,路人看到马车纷纷退开一条路来!

因为这座马车不是别人的马车,正是沧溟皇最喜爱的儿子离王的马车!

沧溟皇一生只有离王一子。据说沧溟皇早年就要传位给离王,可是离王不要。因为皇上比较偏爱离王,并没有强求。所以给了他王位!

离王在四国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五岁精通诗词歌赋,十岁知晓天下大事,十五岁文韬武略!

他是上天的宠儿,他是天之骄子。他是沧溟国女子的理想夫婿只要是女子都想嫁给他。他那俊美绝伦的面容更是让女子都无地自容!

微风突然佛起帘子的一角,露出的面容让人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这个男子太美、太魅!脸如雕刻般的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丹凤眼,充满了多情,如黑宝石般的眸子。让人看一眼就会沦陷进去。

高挺的鼻子,略薄的红唇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那笑容迷失了所有路人的心!

“天哪!那是离王。我看到了离王……”

“是离王!是离王!他好美……”

“我要是能让离王看我一眼死我都愿意……”

在旁侍候的魑魅看着满街花红柳绿的女子直接无视。

可是这些女子居然大胆到靠近马车,当他们摆设嘛?所以他们受不了这些女人了,亮出手中的长剑。

吓的那些女子都不在说话,愣在原地。只得眼巴巴看着离王的马车越走越远。

各种声音传入皇甫莫离的耳朵,可是马车里的他没有被外界而打扰。

看着手中的信,他的笑容加深了。看着清秀的字迹他很是期待她今天的到来!

想起五年前那个肮脏的夜晚他就不寒而栗,可是因为她!因为她的到来他的世界好像都明亮了。

她说:也许只为那一眼我就开始为你存活了!所以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皇甫莫离,只是我一个人的!以后欺负你的人你都要欺负回去!

是啊!因为我是皇甫莫离。世界上唯一的皇甫莫离!五年前的那几日足够让他回忆,那几日却让自己的心失了五年!

三天前收到了她的信!她说她就要回来了。以后就换她保护他了。这丫头我会需要她保护吗?真是……

如今是该讨债了。所有欠他的人都要还回来!

“魑!”铿锵有力的话语让人不容置疑。

“王爷。”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办好了!”

皇甫莫离听着魑的话眯起迷人的丹凤眼,转动拇指上的汉白玉的指环……熟知他的人就知道。离王只要做这个动作就表示他要嗜血了!

想到那张妖媚的容颜他微笑了,就连他周围的空气都温和了。原来不知不觉中念了她五年!不知道今天她能给他什么惊喜呢?

沧溟皇宫内一片灯火通明,巍峨的建筑无不展示着沧溟的富有、金碧辉煌的皇宫让人咋舌!

今天是沧溟皇皇甫钰的生辰。皇上的生辰是何等大事!所以肯定大办。

明月殿内灯火通明,全朝的文武百官拖家带口的在等着皇上、皇后。

那些带着自己女儿的百官们千叮咛万嘱咐女儿要好好表现。如果能搭上有权势的对自己的官位可是很有帮助的!

“左相大人携女左瑶茱小姐到。”太监又尖又细的嗓音直接不敢让人恭维!

大伙看向殿门口,一身黑色的朝服的左翼显得他气势如虹,不愧是当今的左相!

他身型不胖不高,两鬓有些花白。可是也不会显得他多苍老,四方的脸上炯炯有神的眼睛锐利的看着一殿的百官。

而他身边的人儿就是沧溟第一美人。

她身着长及曳地的粉色水仙绿叶花裙,细腰以云带约束,显的她更加娇小可人!

一头青丝挽成一般的发髻,齐颈的流苏散落在发间。一只七色的宝石花发簪映得她面若芙蓉。

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一张水嫩的小嘴粉红粉红的,真不愧是第一美人!

众人都纷纷上前巴结左翼!

“左相大人真是国之栋梁啊!”

“是啊是啊。妹妹是当朝皇后,自己是宰相。左相真是前途无量啊!”

“就连女儿都是沧溟第一美人……”

各种奉承的话都出来了,而左翼也是很享受别人的恭维。可是天意往往不是如此。

“凌相携公子凌风到!”

“温将军到!”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谁都知道朝中分成两派,而凌云和左翼就是对立的。

温景初则是凌云一派。所以当凌云凌风和温景初来到时,有的官员已经站好位置了。

“凌相大人真是早啊!”

“左相大人我们彼此彼此。”

凌云也是一身黑色朝服,他的年岁要比左翼大所以也显得老一点。

可是这完全掩盖不了他曾经那清秀的面容!他的皮肤要比同龄人要白皙得多,身型也是较好,两人互相抱拳,各自入座!

而他们身后的两位男子相视一笑:“今天貌似有好戏看了!”说话的正是凌风。

他一身白色绸缎长袍,手拿玉扇,风度翩翩。一张白皙的脸上圆圆的大眼睛一闪一闪,坚挺的鼻子,粉红的嘴唇。沧溟国谁都知道三大理想夫婿,离王,温将军和凌风凌公子!而他就是可爱的凌公子!他微笑着说道,他这一笑俘获了在场不少女子的心!

“好戏?怎么了?”温景初一身水蓝色段子长袍,腰间佩带的长剑更是显得他威武!

他虽是将军可是却不像!他长相柔美,不似女子般的柔美,却是忘不了的容貌!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仿佛可以洗净天下污秽的眸子看着凌风!

他们俩是皇甫莫离的好友!因为在皇甫莫离六岁时他和凌风被抓,在曼罗做为质子!在曼罗皇宫受尽折磨,在曼罗待了整整一年!而那时恰巧遇见温景初,三人便从曼罗逃回了沧溟,也因此三人建立了如此铁的兄弟情义!

“听我爹说,今儿皇上皇后会为离选王妃!”

“哈哈……你觉得可能吗?”

“所以我才说有好戏看啊!”

“少幸灾乐祸!离知道了你有得受!”

两人说话期间也落座!没过多久太监那让人不敢恭维的声音再次响起!

“皇上、皇后娘娘驾到……”

“臣等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众卿家平身。”

“谢皇上!”

二人纷纷入座,皇甫钰坐上龙椅一身龙袍加身展示着他无比尊贵的身份。多年后的他依旧风采依旧。

皇甫钰旁边的座位是身着大红色拖地长袍的皇后左雨微,长袍上绣绘着栩栩如生的凤凰,衬得她端庄高贵。

墨色般的长发绾着着五凤朝阳髻,两鬓斜插牡丹珠花簪,面上化着微浓的妆容。眼角的线条用碳笔勾深,微微一挑。正好与狭长的丹凤眼符合。

唇红不再是淡粉。而是桃红。示意着她不再是从前的左雨微了!

“小明子!离王还没到吗?”皇甫钰看着人群里没有自己儿子的身影,忍不住问道“皇上,您别着急!离王一会就到了!”

“是啊!皇上,今天是您的生辰,离王不管多忙都会来的!”左雨微微微一笑!看着自己爱了20多年的男子她淡定不了,她等待了他20多年。却抵不过一个死去的女人,让她情何以堪!既然这样她也只有为自己考虑了!

“也是!”皇甫钰自嘲的笑了!离儿?呵呵……

一声“离王到”让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众人抬头看向殿门口。门口慢慢出现了一袭淡紫色身影。

光亮华丽的贡品柔缎,不仅仅是在烛光下折射出淡淡光辉那样好看,穿在身上亦是舒适飘逸,更是显得形态非常之美。

那人高高绾着冠发,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不分性别的美丽,如此惊心动魄的魅惑。

而他身后的俩名男子一身黑色的劲装,气势让人不寒而栗、他们像地狱的修罗一般!

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都说离王相貌娇好,本想着男人嘛能有多妖魅!可是如今一看他的确有让人无地自容的资本,他太过好看了!

“皇甫莫离参见皇上、皇后娘娘!”皇甫莫离向皇甫钰和左雨薇微微行礼。

“快坐吧!”皇甫钰看着如此和她相像的面容心里一阵刺痛。皇甫钰看着莫离,眼中的情绪逐渐多了起来。这孩子恐怕以后都不会再叫他父皇了吧!

而众人面面相觑,据说离王和皇上之间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让原本相亲相爱的父子变成如此,就连父皇也不叫!

可是皇上对离王偏偏却是宠爱有加!可如今看到离王压根都没把皇上放眼里,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皇甫莫离连正眼都没赏给任何人转身落座在左雨微的下座,而他旁边的两个座位则是凌风和温景初。

三人各自挑眉算是打招呼了,皇甫身莫离的慵懒的靠在座椅上,那一身肆意的慵懒迷失了在场的女子,包括左瑶茱!

左瑶茱看着自己喜欢了十几年的男子、他是那么的好!姑妈说今天会让皇上赐婚,不知他是否同意!想着脸上红晕浮起,更是显得她娇媚,可惜没人注意!因为现在在场的人的注意力都在一个人的身上!

“宴会开始吧。朕谢谢皇后为朕的生辰如此费心了!”皇甫钰端起酒杯举向左雨微,左雨微回敬!仰头喝下杯中酒。

大臣们看着皇上的举动也全都举杯畅饮。

“臣等恭祝皇上万寿无疆,沧溟国太平盛世!”

左翼、凌云带头向皇甫钰恭祝,转而满堂的朝臣举杯祝贺皇甫钰。

话音刚落,瞬间殿中央出现美丽的舞姬。她们献上勾人心弦的舞蹈。裸露的肌肤让那些男人垂涎欲滴。曼妙的舞姿让人目不转睛。可是有的人的心思却不在这殿中央的舞姬身上!

比如皇甫莫离!太平盛世?皇甫钰这是你的愿望吧!呵呵,本王怎会让你如愿?你们对本王做的一切本王会十倍的讨回来!皇甫钰、左雨微、白枭……

魑魅相视一眼,看着自家的主子。低头叹息,主子每次见皇上皇后都会变的沉默,本来就不多话的他变的更加孤寂。这样的他让他们好生心疼。

殿内一片歌舞升平。皇上皇后与一片和睦,那些想要和皇甫莫离、凌风、温景初接触的女子有的大胆的已经走到他们的身边。凌风和温景初也笑眯眯的与那些官家小姐周旋着。

而想要和离王接触的都已经被莫离冰冷的眼神吓的退了回去。皇甫莫离看着那两个损友周围都是装模作样的女人,一脸嫌弃!口中还不留情面的恶语:“瞧你们俩这德行!这种货色都搭理,真是掉价。”

温凌两人顿时凌乱了!

“那是魅力!魅力!你莫离知道什么是魅力嘛?啊!”凌风听着皇甫莫离的话顿时反击,而温景初则是在一旁看戏。

他们周围的女子也颤颤的离开!沧溟谁敢让离王不舒服。

“就你还魅力?”

“哎!用不用这样?你要温柔点。看看那个美人敢近你身!你这是嫉妒我!”

“本王不温柔嘛?再说本王不紧长的比你好,到处都比你强。你说我嫉妒你?笑话…”

凌风顿时就蔫了!也是,不过他也不差啊。他比莫离有人气。这样想他心里也平衡多了。扭头不再理他。而温景初则是在一旁拍桌大笑!

皇甫莫离的嘴角也不经意的勾起!其实他们在一起时他最是喜欢逗凌风,每次都气他!

每次看他蔫的模样他心情就大好!其实他怎会不知凌风也是宁愿被他欺负、让他开心!这样的兄弟他怎可真的欺负!

他们的动静有点大转而惹得大家的目光看向他们!而皇后也注意到了,听着他们的话她心里便有了底。

“离王和凌风在说什么呢?那么开心!说出来也让皇上和本宫开心开心!”

“回皇后娘娘!我们再说这些小姐长得一个比一个美呢!嘿嘿!”凌风岂会不知道皇后的用意,可是他就是喜欢让莫离摆出臭脸!那样他就爽!

果然!皇甫莫离杀人般的眼色扫了过来!

“原来如此啊!难不成凌风你看上哪位小姐了?说出来本宫和皇上说说给你赐婚!”左雨微的笑容虽然温和可是谁都知道这皇后不是个好惹的主!

“凌风谢谢皇后娘娘了。我比离王温将军都小!就算成亲也得在他们后面啊!”

此话一出,除了离王的目光还有另一道目光飞了过来!温景初简直想揍他!这祸害,每次都那他和莫离出来做挡箭牌!

左雨微听着这话笑的更欢了!转头便对皇甫钰说到:“皇上你说我们离王都到了娶妃的年纪了,你看不如称今儿开心,给离王选妃如何!”

皇甫钰听着左雨微的话眉头轻皱!这孩子从来没对哪个女子上心,这……

“这?”

皇甫钰看看左雨微!又把目光落在皇甫莫离的身上!皇后的意思他怎会不知道呢!

“莫离!你看皇后的意思呢?”

皇上开口说话谁能不听!所以在场的人听到皇上的话都在想离王会怎么回答!给离王选妃那是多大的事呢!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皇甫莫离时,众人凌乱了!只见他一手随意的搭在座椅上,一手拿着酒杯缓缓的送到唇边轻轻啄上一口,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左雨微也搞不清皇甫莫离的态度。她重来没有见过他对那个女子上过心。让他娶瑶茱,不知道能否同意!而凌风和温景初也在咬耳朵!

“风、你就等死吧!”

“为什么?”

“你明知道皇后的意思还把莫离推出来!你又不是不知道莫离的性子!等死吧你!”

“额,景初你要保护我!”

“……”

左瑶茱听到皇后的话看向左雨微,左雨微点头示意!这个侄女她怎么会不知道!更何况还需要她做大事呢!

“哦?选妃吗?那皇上说说要给本王选什么样的呢?”皇甫莫离看着手中的酒杯突然勾起嘴角微笑,那笑容仿佛天上的星辰!

放下酒杯,闭眼靠在座椅上,闻着空气中淡淡的清香,一抹熟悉的清香!这丫头、真是……

而众人带着探究的目光看着他。而凌风和温景初面面相觑!莫离抽了?居然好奇他的王妃?要知道他重来不近女色的。这…

“皇后你看呢!”皇甫钰直接看向左雨微,左雨微嘴角微微勾起。谁都没有看到她嘴角淡淡的阴冷!

“皇上,你看瑶茱和莫离从小一起长大!也算青梅竹马,更何况瑶茱也一直属意莫离。您看如何?”左雨微看向自己的哥哥和侄女,一副放心的姿态。

左翼和左瑶茱互看一眼,左瑶茱羞涩的低下头!

而众人也大惊,第一美人配离王好像也不错!那些想离王心思的女子也蔫了,人家第一美人怎么比也比不上啊!

“恩!瑶茱是不错!莫离那你怎么看呢!”

众人都在等着皇甫莫离的回答,却被左翼打断“皇上皇后,小女怕是配不上离王啊!这……”

左翼颤颤巍巍的拉着左瑶茱起身行礼!儿左瑶茱则是含情脉脉的看着皇甫莫离。多希望他能同意!

“哈哈哈……爱卿,这离王不是还没回答嘛!你怎就知离王不同意呢?”

“是啊是啊!左相大人不用操心!”

“左小姐乃是第一美人呢!”

各种话语传入皇甫莫离的耳朵,他看向左瑶茱,左瑶茱的脸更红了!众人看向离王,只见他一脸邪笑的看着左瑶茱!

都以为这事能成。而凌风和温景初大眼瞪小眼都搞不清莫离在搞什么!

左雨微听到他的话则是暗自高兴,他要是同意,那一切都容易多了。可是天意哪会如此!

突然空中一道如银玲般的话语传入众人的耳朵“他当然不会同意了,就这长相岂能入的了他的眼!”

这是赤裸裸的藐视啊!第一美人的长相还不能入离王的眼?那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上离王!

明月殿出现这银玲般的声音,一切都安静了!左翼左瑶茱听到此话脸色都变了!皇甫钰和左雨微也皱起眉头。而皇甫莫离听着这声音他真心的笑了!

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只见空中一条红色的绸缎飞向皇甫莫离的座椅,缠上扶手。

突然一道红色娇小的身影在空中踩着绸缎飞向皇甫莫离,她越过的地方留下淡淡的清香一时间迷失了所有人的心!

而最另人吃惊的是她坐到了离王的腿上!在离王的怀里!天哪!沧溟国的人都知道离王从来不近女色,他讨厌任何人的触碰!

当初有女子因为仰慕皇甫莫离转而碰了他的衣袖,皇甫莫离的下属魑二话没说就砍掉了她的手,他们不懂的怜香惜玉。管你女人不女人!而这个女子居然投入到离王的怀抱!

众人担心的看着面带红纱的女子。大家都在想着离王等会会让她怎么死!是剁了还是五马分尸!可是……离王身后的魑魅居然没有动!

而让人更吃惊的一幕又出现了,红衣女子搂上离王的脖子,离王居然顺势搂着红衣女子不禁一握的细腰。

红衣女子亲昵的在他耳边低语“阿离你真是不乖!居然敢让他们为你选妃?嗯?”

“我不是没同意吗?”抱着怀里五年里朝思暮想的人儿,感觉那么满足,那么美好!

“那你也没反对呀!”

“好吧!本王错了!”

“恩!阿离真好……”

众人看着这旁若无人的两人都游离了!左瑶茱则是心生嫉妒。这个女人为何能如此靠近离王!

凌风和温景初则是嘴巴张的可以塞下一颗鸡蛋!这什么情况?到底什么情况?左雨微和左翼则是皱眉不悦的看着那抹身影!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