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全能老祖宗,飒爆了! > 

叶家大戏

第3章 叶家大戏

叶千雪带着狐魑按开来原路,回到了京城,在路上,她还好心救下一个逃难在外,受了伤的女子。

那女子瘦瘦高高的,长得眉目清秀,嘴角边有颗红痣,女子是被山中野兽咬成了重伤,奄奄一息,叶千雪遇见,顺便把此女子给救下了。

为了能上此女子能够好生调养,路上,叶千雪还特意雇了一辆马车。

与此同时。

叶千雪离开之地。

慕容复缓缓醒来。

支撑着地面坐起,入眼的则是他那光秃秃被三片叶子覆盖住的身体。

“该死的!”

他暴怒,只一掌便震裂了身下地面。

此时,来寻他的十几个暗卫朝着这边快速跑来。

“王爷恕罪,属下来迟了!”

暗卫跪了一地,领头之人莫黑白猛然注意到他家王爷的……美姿,他与在场暗卫赶紧低下头。

当朝六皇子慕容卫和严家长子严无痕也匆匆赶来。

“阿复,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慕容卫手中的折扇,掉落在地,他目瞪口呆。

“阿复,你这……这是被人强了?”

严无痕敲了下慕容卫的脑袋,赶紧脱下自己外袍,上前给慕容复披上,同时,又将他慢慢扶起来。

此刻的慕容复目光暴戾,寒气逼人,这让严无痕想要多问些了什么,却不敢再开口了,倒是旁侧的慕容卫没心没肺的凑过来问了一句:“阿复,瞧你这个衣衫不整的样子,不会真的被人强了吧?是谁?是谁竟敢对你这样,本皇子真是好生佩服此人啊,你这千年老铁树终于开了花,哈哈哈,好激……”

一记冷眼扫过来,慕容卫立马改了口:“不过,如此大胆之人该杀,别让本皇子找到,若是找到定将他碎尸万段!”

一块玉佩被慕容复扔到了莫黑白手上:“去查此物是谁的!”

方才,那个女人离开时,从身上掉下一块玉佩,正好被他捡到了。

盗取他的蚕冰衣,轻薄他,侮辱他,还将他衣袍扒落,让他丢尽脸面,此仇非报不可!

没有蚕冰衣护体,慕容复体内的奇毒还未到月圆之夜,竟提前毒发了,于是,严无痕与慕容卫俩人只要把慕容复抬进冰室里,让他躺在冰床上,以此来缓解身上的毒素,这一躺便躺了好几日。

几日后。

慕容复醒来。

莫黑白从外面归来,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王爷,那女子找到了……”

京城内,异常热闹。

“听说了吗?叶家嫡女叶千雪死了,还且,我还听闻,她是被城外好几只野兽凌辱而死,最后变成了野兽盘中餐,尸骨无存,死时,就连一个骨渣渣都没剩下,死的可惨了呢。”

“啊,是吗?我说呢,这两日,叶府怎么会办起了白事,原来是府上嫡小姐死了呀,也是,嫡小姐嘛,人惨死,按礼数是要为其举办葬礼的,可是,这叶府嫡女小姐叶千雪怎会死在城外?”

“据说,那日,府上周姨娘带着府上所有的千金,去白马寺为府上老太太上香祈福,叶家大小姐叶千雪想要与野男子私会,便偷偷从寺庙里跑了出去,然后就遇到了野兽,之后就这个样子了。”

“什么?与野男子私会?不会吧?这叶家大小姐岂会如此放荡不堪,你是不是听错了?”

“别逗了,我怎么会听错了,你不知道,我家里的一位亲戚,就在叶府做丫鬟,是她告诉我的,当时我还很惊讶呢,哎,不过呀,这叶家大小姐遭遇此劫,也是她自作自受!”

“对!自作自受,如此放荡,不矜持的女人,死了也活该!”

围在叶府门外,看热闹的人群中,有人怜惜,有人辱骂,有人只是过来凑热闹,可谓是热闹非凡。

叶家。

门里,门外,都挂着白布,就连那代表喜庆的红灯笼也被换成了白色。

府上后院那些夫人姨娘所住的庭院内,有一处主殿摆成了灵堂,灵堂内摆放着一副棺材。

周围,婢女跪着。

前面,一个身穿白衣,秀发披散,身上未佩戴任何首饰,戴着蒙面纱的妇人,瘫坐在地哭的肝肠寸断:“千雪啊,我的女儿啊,你怎么可以丢下……娘亲就这么走了啊,呜呜。”

妇人哭声断断续续,身子娇弱,因太过悲伤,没哭两下,整个人便直接晕了过去。

“大夫人,大夫人,你醒醒啊,”

旁侧,贴身丫鬟惊慌失措,赶紧扶着妇人又急忙掐她的人中穴。

另一侧,与大夫人同穿白衣的胡姨娘,瞧见大夫人晕了过去,她也急忙走过来:“姐姐,姐姐,你快醒醒啊。”

“哎呀,姐姐这样怎么了?晕了吗?也是,自己女儿都没了,是该伤心伤心了,哎,也怪妾身,是妾身没看住千雪,才会让千雪从寺庙里偷偷跑出去,做下那丢尽脸面之事,若不这样,又怎会在途中遭遇不测呢,姐姐,你还是不要太过伤心了,节哀啊。”

身穿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裙,雍容华贵的妇人——周姨娘带着贴身丫鬟走了进来。

她今日特意穿着鲜艳,打扮华丽。

今日对她来说,可是好日子呢!

周氏说着,扭头又看向跪在角落里,不知伤心为何物,只知低头摆弄着自己手上那只竹蜻蜓的叶家大公子,叶峰瞧去,只是她未瞧见的是,叶峰手上那只竹蜻蜓早已断裂,像是被硬生生折断似的。

“姐姐,你应该向你这大儿子多学学,瞧他,自己亲姐姐死了,他竟好不伤心,哎,也是呢,到底,他只是一个痴傻儿,又怎会伤心呢,就算是你这个亲娘死了,妾身也觉得,他也不会伤心的,呵。”

嘲笑,讽刺之意甚浓。

“啪!”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把周氏打懵了。

周氏的贴身丫鬟反应过来后,伸手推了胡姨娘一把,将她推倒在地:“胡姨娘,你干什么,你为何要打我们家姨娘!”

胡氏身后的丫鬟赶紧将她拉起来,还小心翼翼地扯了扯胡氏衣角,想劝着胡氏不要冲动,赶紧向周氏赔不是。

周姨娘是老爷身边最得宠的,得罪她,没好处的。

此刻,胡氏正在气头上,哪里管得了其他呢。

她不听身边丫鬟劝阻,推开丫鬟,抬眸直视周氏:“你害死了千雪还不够,还要过来气姐姐,你非要把姐姐气死了,才可甘心吗?周姨娘,你我和姐姐都是府上伺候老爷的夫人和姨娘,即便是不和睦,也是同在屋檐下住着,为何你竟如此狠心呢!”

”是我害死了千雪?呵!胡姨娘,你怕是伤心过度,被气糊涂了吧!千雪平日里可是最听本姨娘话的,本姨娘待她如亲女儿一般,又怎么害她呢?

倒是你,平日里对千雪,不是训斥就是各种各样的逼迫,几个姨娘中,千雪是最讨厌你的,如若说是有人害死了她,想来,这害死她之人,定然是你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