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愿君安 > 

另娶他人

第2章 另娶他人

“高攀不起?”沈惊晚喃喃,如坠冰窖。

她负了他,害他惨死。

可她也历经轮回之苦,只为能跟他再续前缘。

到头来,却只换来他一句高攀不起。

难道这就是她的报应吗?!

尖锐的疼痛从胸口迅速蔓延全身,沈惊晚喉头泛起阵阵腥甜,被她强行压下。

也罢,如果这是他想要的,那她愿意祝福他!

“既然将军心意已决,那我就祝将军和未来的夫人永结同心,早生贵子。”

谢彦辞闻言,下颌猛然收紧,起身抱拳:“臣多谢公主。”

说完,他转身离去,翻飞的袍角映红了沈惊晚的眼。

沈惊晚心痛如绞,再也压制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摔倒在地。

“来人!救公主!”

急促的呼喊令谢彦辞脚步一滞,他自幼习武,耳力惊人,自然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

胸口处有什么东西躁动着要喷薄而出,他握紧双拳,眼神复杂。

谢彦辞,不要对她心软,你忘了上一世她是怎么对你的吗?

这个女人惯会做戏,难道你还要继续被她耍得团团转?!

谢彦辞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中已恢复了之前的冷漠。

他决然离去,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头。

沈惊晚昏迷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他决绝的背影。

他真的,不要她了!

……

沈惊晚做了一个梦,梦中光怪陆离。

一会是谢彦辞七孔流血,惨死在她面前。

一会是他冷着脸:“公主金枝玉叶,臣高攀不起。”

她想叫住他,却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口。

混沌中,国师上辈子说过的话再次响起。

“公主,如若有幸再见将军,他若不能释怀,见一次,你的心会痛一次,直到疼痛而死……”

沈惊晚苦笑,原来被心爱之人厌弃是这般痛不欲生。

那他上辈子被一剑穿心而死,该有多痛?

不知睡了多久,沈惊晚终于醒来,却被满室的红色刺得睁不开眼。

玲珑眼喜极而泣:“公主,你可算醒了!”

“这都是怎么回事?”沈惊晚喉咙干的冒火,声音嘶哑。

玲珑擦去眼泪:“公主您昏迷了整整七天,太医束手无策,还是九皇子想到了冲喜的办法,求陛下将您许配给了护国大将军。”

“什么?”沈惊晚简直不敢相信她的耳朵。

皇兄他竟然,让谢彦辞给她冲喜?

他那般心高气傲,如此岂不是更加讨厌她了?!

玲珑点头:“多亏九皇子英明,您看今天刚到将军府公主您就醒了!”

“我们现在在将军府?”沈惊晚大惊。

“正是。”回答她的,不是玲珑,而是推门而入的男人。

谢彦辞神色冰冷,一步一步走向沈惊晚。

他每走一步,沈惊晚的心就沉上一分,她清楚的看到了他眼中翻腾的恨意。

谢彦辞在床前站定,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床上的女人:“如此,公主可满意了?”

“彦辞……”沈惊晚想要解释,却被男人眼中的寒意逼退。

谢彦辞看向一旁的玲珑:“出去!”

玲珑下意识想拒绝,却畏惧谢彦辞的威势,站在一旁,犹豫不决。

“玲珑,你先出去。”沈惊晚淡淡的开口。

沈惊晚知道,这个男人一定是误会她了。

待人走后,她不顾身体上的不适,强行起身:“彦辞,你听我说。”

“这事跟你没有关系,你什么都不知道。”谢彦辞忽然接过了她的话。

“你知道?”沈惊晚嘶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期待。

谢彦辞俯下身,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公主觉得,我信吗?”

沈惊晚心中一紧,解释的话脱口而出:“彦辞,你相信我,这绝对不是我的本意,我可以进宫去向父皇解释,求他收回成命。”

“公主又何必这般惺惺作态,自古君无戏言,公主这么做,是想让我们谢家上下都死无葬身之地吗?”

他的话像是一把刀,毫不留情的插进沈惊晚的心脏,痛得她几乎直不起腰来。

沈惊晚连连摇头:“我不是……啊!”

话还没说完,谢彦辞猛然将人抱起,丢在床榻上,随即覆了上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