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愿君安 > 

避子汤药

第3章 避子汤药

“彦辞,你……”沈惊晚吓了一跳,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她知道,谢彦辞并没有消除对她的误会,他眼中浓重的失望和厌恶深深的刺痛了她。

可是即便是如此,她也没有推开他的勇气。

因为,她根本不想推开他……

放下纱帐的瞬间,谢彦辞的余光扫过房门,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他知道,在婚房的门外,九皇子沈晟安的人正守在外面。

想到上一世,他恨不得能立刻冲到宫中去杀了这个卑鄙小人。

可是,现在还不是他动手的时候,他需要麻痹对手,蛰伏等候时机,届时一击必中!

谢彦辞收回目光,看向眼前的女人,她那么美,一如当年。

可是,在见识了她所有的冷漠无情之后,他又如何能够说服自己放下过去?!

谢彦辞眯起眼睛,俯身吻住了沈惊晚,犹如狂风暴雨,几乎要将身下的女人溺毙。

他们曾那么熟悉对方的身体,以往的每一次,谢彦辞都极尽温柔,让沈惊晚一次次在他的怀中融化。

可是这次,谢彦辞就像故意折磨她似的,没有丝毫怜香惜玉。

剧烈的疼痛让沈惊晚忍不住叫出声来,却在对上男人嘲讽的目光时,用力咬紧双唇。

看着她苍白的脸色,谢彦辞心中一痛,抚慰的话几乎脱口而出,却在被他生生咽了回去。

谢彦辞,你不能心软,你为什么还会心疼这个无情无义的女人?

这点疼算什么,她如今所承受的疼痛,远不及你当初的万分之一!

……

直到结束,沈惊晚一直闭着眼睛,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公主可还满意?”男人冷漠的声音响起,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

沈惊晚的心沉了下去,仍紧闭着双眼不肯睁开。

只要闭着眼睛,她就看不到他残忍的脸。

她从不知道,这事竟是如此疼痛,疼的她仿佛被硬生生批成了两半。

上辈子,他待她如珠如玉,温柔至极。

可是这次,他的粗暴成了她挥之不去的阴影。

原来他,是如此厌恶她。

谢彦辞眯起眼睛,毫不怜惜的捏住了沈惊晚小巧的下巴,强迫她睁开眼睛看着自己。

“公主处心积虑得偿所愿,如今还有什么不满?”

沈惊晚含泪摇头:“彦辞,你相信我,我没有故意要破坏你的姻缘……”

她的眼泪,珍珠般落下,砸在谢彦辞的手上。

谢彦辞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下意识想要为她拭泪,却在看到自己心口上那道狰狞的伤痕之后猛然收手。

这是他上一辈子的致命伤,一剑穿胸,痛彻心扉。

也正是这一剑,斩断了他们之间的所有情分。

他曾发过誓,这一生不再跟她有任何瓜葛。

沈惊晚注意到他的视线,在看到他的伤疤之后,脸色陡然一变。

这道疤,是她给的。

那猩红狰狞的疤痕,仿佛是一道血鞭,狠狠抽在她的脸上。

她强忍不适,倾身抚摸那道伤疤,动作轻柔至极,生怕弄疼了他一般。

彦辞,对不起。

谢彦辞猛抽一口气,眼中拉满了血丝。

他捉住沈惊晚的双手,将她按在了床上:“沈惊晚,省省吧,你这套对我没用。”

说完,他毫不留恋的起身穿衣,一副打算离开的模样。

“你去哪里?”沈惊晚的声音带着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惊恐。

谢彦辞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玉如尚未进门,本将军自然没有宿在侧室住处的道理。”

侧室?!

沈惊晚瞠大了双目,葱段儿似的手指紧紧握着被褥。

“你让我当你的侧室?”

堂堂公主,委身侧室。

沈惊晚没想到,他竟羞辱她至此。

谢彦辞没再理她,扬声唤道:“来人。”

一个嬷嬷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

这气味,沈惊晚熟悉无比。

是避子汤。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