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617007 >> 

一场戏

第2章 一场戏

陶羚心口一怔,放在身前的手缓缓收紧。

余霏霏离婚了?!

“你知道该怎么做。”顾少清将衣服换好,穿戴整齐来到她的面前,声音冷淡。

陶羚缓缓抬起头,深深地看着他,眼底悲凉的情绪怎么也藏不住,哑然道:“你想和我离婚?”

她悲楚的眼神一针又一针地刺进顾少清的心头,顾少清胸口闷闷地,冷峻的脸却多了一分不耐:“我欠霏霏。”

霏霏——

陶羚清澈的眼中满是死寂,她紧掐的掌心,有鲜血缓缓渗了出来,轻声呢喃:“那我呢?”

你就没有亏欠我吗?

“我会给你一大笔离婚财产,其他的劝你不要妄想。”顾少清冷冷落下一句话,转身要走。

陶羚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我愿意离婚,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陪我演一场三个月的戏,做一个爱我的丈夫。像寻常夫妻一样牵手、拥抱、爱我。”

最后两个字她说的很轻,几乎听不清。

顾少清却一字不差地听了进去,心里顿时升起了浓烈地厌恶:“你真是无可救药!”

“结婚的时我就告诉过你,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你。”

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你……

顾少清离开后,陶羚胃里一阵翻腾,身体的难受和心里的疼痛席卷而来,她在大厅里哭得昏天黑地。

将一把把红绿的药丸悉数吞进肚子里,脑海混混沉沉地,眼前被泪水染的一片模糊。

……

陶羚不喜欢雨天,偏偏栖霞这座城市一下雨就是大半个月。

办公楼里,只听到陆衍打字的声音,忽而他停下来,认真地问:“你确定把陶氏交给顾少清?”

陶羚面色苍白:“他是最合适陶氏的人。”

陆衍望着她越渐消瘦的身子,神色微沉:“但他不是适合你的人。”

陶羚心底一颤,一丝苦涩在心底泛滥,她强忍着心底的委屈。

“继续吧。”

陆衍合上了电脑:“遗嘱以后再写,我陪你去医院。”

“我没关系。”

“陶羚!我不想说第二遍。”

陆衍语气坚定,陶羚不好再拒绝。

陆衍很早就是陶氏的法务顾问,随着陶氏的没落,他一直没有离开,在陶羚的眼里,他就和哥哥一样。

市医院。

检查后,医生告诉陶羚,随着病情的加剧,视觉、听觉、乃至神经中枢障碍,最糟糕是急性颅内压增高,可能会猝死。

手术风险极高,一不小心可能直接倒在手术台上。

陆衍安慰她:“你放心,我会联系国外最有名的脑瘤科医生,一定治好你。”

陶羚含糊着应下,对于活着她早已不报希望,只是她愧对父母,当初执意要嫁给顾少清,连他们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

如今她快死了,所爱之人却连骗她三个月也不肯。

两人眼看着快要走出医院,一抹熟悉地身影忽然出现在了门口,陶羚心口一窒,看着顾少清抱着一个虚弱的女人满脸焦急地走了进来。

顾少清也看到她,只一瞬得停留,而后擦肩而过。

“叫白医生过来,如果她出了事,你们医院也不用开了。”

只听身后男人暴怒的声音,陶羚的身体微微颤抖。

白医生,栖霞市最好的妇科医生。

她换了重病,丈夫却抱着别的女人着急看妇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